首页

> 宝宝投资 > 正文阅读

余额理财进与退:余额宝三度限额 银行系“宝宝”潜行

时间:2018-01-21 17:26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阅读: 评论:

余额理财进与退:余额宝三度限额 银行系“宝宝”潜行

2017年是货币基金高歌猛进的一年。

尽管流动性新规从各方面加强了对规模持续扩张的货币基金监管和流动性风险等的管理,但货币基金规模上涨之势并未逆转。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货币基金规模突破6.67万亿份,净值突破6.68万亿元,占公募全行业规模的58.91%。
此外,货基规模已经连续9个月实现正增长,总规模较年初增加了85%,足见这一年货币基金发展之猛。

货基爆发的背后,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对接货币市场基金的大众化理财产品——互联网“宝宝”,无疑扮演了重要角色。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宝”类货币基金在今年以来迅速壮大,这其中不可忽略的是,银行的“觉醒”正在带来更多的“宝宝”,因而成为一股重要力量。

据悉,为了留住客户,银行正在主动出击寻求基金公司开展合作,而基金公司也乐于开发新的增量点,二者一拍即合,双方就余额理财领域展开的合作愈来愈多。

余额宝再三限额,与其它宝类产品的暗中潜行,正是货基新规之下颇具对立而又合乎当前局势的双面写照。

余额宝屡次限额

12月7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自2017年12月8日起,余额宝设定单日(自然日)申购总额为2万元,即对于投资者个人交易账户单日累计超过2万元的申购申请不予受理。
不过,现有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10万维持不变。

在此之前,余额宝曾两度调整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
今年5月27日,余额宝的最高额度由100万元调整为25万元;而短短两个月后,余额宝封顶金额又再度下调至10万份,已有存量不受影响。

对于最新一次调整额度,天弘基金如此前般一再强调,余额宝用户的理财大多以小额理财为主,人均投资金额只有几千元,单日2万的申购额度对超过98%的客户都不会造成影响。

然而,余额宝连番限额举措的背后,不可掩饰的是其在监管政策红线面前不得不“自我阉割”的尴尬,这也将成为今年流动性新规对货币基金严格监管的最具代表性的写照。
一个更微妙的情况是,在蚂蚁金服“财富号”向平台转化的选择之下,天弘可能将面临数千亿资金被同业竞争对手瓜分的残忍局面。

华南一位公募副总周萍(化名)向记者直言,“天弘要满足监管的要求,就只能忍受自己被分流。
因为无论是市场比较关心的风险准备金问题,还是分散资产配置问题,余额宝都很难有效解决。
即使天弘强调是出于客户考虑主动调整余额宝额度,但显然是无奈之举。

余额宝步伐的减缓已有所表现。
今年三季末起规模为15,595.95亿元。
从季度环比来看,三季度余额宝规模增速为8.9%,相较于二季度规模增速25%、一季度余额宝规模增速41%,季度增速大幅放缓。

不过,亦有业内人士指出,急剧爆发后的休整并非坏事。
从2013年6月的横空出世,到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用4年的时间实现了惊为天人的跨越,其爆发同时也是全民理财观念不断普及和深入的结果,作为影响广泛的“全民货基”,余额宝面临强监管无可厚非。

对天弘而言,在“一基独大”受到考验的当下,如何加速完善其它产品线,补齐其它短板,同样是不可忽视的重点。

银行系“宝宝”反扑

余额宝因规模急剧扩张而面临调整的背后,其它宝类产品正伺机跃进。

据融360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74只互联网宝宝对接的56只货币基金的总规模为35930.96亿元,较2017年第二季度末增加了5962.29亿元,环比涨幅为19.90%。

这56只货币基金中,2017年第三季度规模增长的有39只,占69.64%;规模下降的有17只,占30.36%。
这意味着,在流动性紧平衡的背景下,大部分互联网“宝类”产品抓住了“现金为王”的宝贵窗口期,实现了规模的再增长。

事实上,今年掀起来的这波余额理财高潮,与余额宝的迅速壮大亦有着密切关系。
余额宝带动起来的个人储蓄存款大搬家,使得银行存款流失愈发严重,在此背景下,不少银行选择主动出击与基金公司合作开发“宝”类产品,以求留住客户,银行系“宝宝”成为开拓余额理财市场的一股重要力量。

早在2014年,不少商业银行就已经在余额宝的刺激下,开始推出“宝类”产品,期望复制余额宝的成功。
工商银行的“现金宝”、中国银行的“中银活期宝”、交通银行的“快溢通”、民生银行的“如意宝”等,均是在这一时期诞生。
但作为初期的尝试,这些“宝”类产品在推广上并没有下太大功夫。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理财资讯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请联系我方删除。

相关阅读

今日热点